丝绸之路与我(之一)

丝绸之路与我(之一)

Categories: 博客


silk road


我与丝绸之路的渊缘,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因工作关系,常常会去甘肃、青海和宁夏,后来又更远到新疆、再远就到了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等等。这些地方,历史上就是丝绸之路的沿线地区和国家。

九七年之后,更是在乌兹别克斯坦的首府塔什干常驻,那里几乎成为“第二故乡”, 我的足迹也遍布丝绸之路重镇撒马尔罕、布哈拉、希瓦、塔什干等地。我的学习和工作背景,几乎没有离开过苏联、独联体、俄罗斯、俄语等等,与现在所谓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始终非常契合。

塔什干的乌兹别克斯坦酒店

到香港之后,机缘巧合,通过俄罗斯文化中心的朋友,我被介绍到某上市公司帮忙补习俄语。印象深刻的是,在该公司的会议室,挂着绣满金线的“恰班”(是一种据说冬暖夏凉的传统民族服装,在乌兹别克和塔吉克等国,常常会赠送给尊贵的客人作为礼物)和中亚地图。这让我很好奇,远在南国的香港竟有和中亚往来的公司。

chapan恰班 (图源:乌兹别克美术馆)

直到加入此团队,可以说,我又延续上了与丝绸之路和中亚的缘分,且一下子就深入到了帕米尔高原、到了中国56个民族中唯一的白色人种—塔吉克族的故乡–塔吉克斯坦共和国。(未完待续)



2015年8月20日星期四

漠亚

于北京的苏联大使馆边上长大,中学就读于原”反修路中学”(中国曾经”反帝”和”反修”,即”反对美国帝国主义”和”反对苏联修正主义”),生长在”反修”年代、学的是俄语,大学受的是“纯正”苏联式”计划经济”下的教育、中国最”幸福”的一代(60年代人士,因中国”十年文革”结束时正值当打之年、”英雄不问出处”的年代,而获此”殊荣”)。
因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现在仍然是翘楚的几大公司皆有工作经历,故踏足过美洲(北美)、非洲(北非)、欧洲(东西南北中)和亚洲(中亚和西亚),常驻过俄罗斯圣彼得堡和中亚的塔什干,对不同宗教、不同种族的人文历史均心怀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