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与我(之二)

丝绸之路与我(之二)

Categories: 博客

乌兹别克、塔吉克之间的纠葛与丝路名城撒马尔罕


上期说到,在香港我又延续上了与丝绸之路和中亚的缘分。之前,我在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常驻,多次到访过哈萨克斯坦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还从未踏足塔吉克斯坦。


Somoni Square


在加入新公司团队之后,更多的是因公到访塔吉克斯坦,尽管每次最多到杜尚别。杜尚别是塔吉克斯坦的首都,离我熟悉的乌兹别克斯坦近在咫尺,按照通常的理解,会觉得塔吉克和乌兹别克大致应该是差不多的民族和国家,事实上,两国间的关系、两个民族间的关系,有些“势不两立”,在苏联解体之后愈发恶化,到了互相切断天然气、争夺水资源和相互刁难的状态,尽管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世代毗邻而居。


穿着传统塔吉克民族服装的男士


从民间角度,两个民族似乎更是有些“水火不容”。我之了解乌兹别克族和塔吉克族之间的纠纷,还是在乌兹别克斯坦工作期间。而说起这个话题(乌兹别克族和塔吉克族矛盾)的通常不是乌兹别克人,而是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境内的塔吉克族人。

我接触最多的是在乌兹别克第二大城市撒马尔罕,这里的当地居民有多少是塔吉克族,多少是乌兹别克族,谁也说不清楚,原因是,多年来据说乌兹别克政府会强制塔吉克族的居民修改自己的民族!

几乎每一次陪同客人去撒马尔罕考察或者旅游的时候,当地的司机、导游或者接待单位的朋友,总会找机会告诉我,他们不是乌兹别克族,而是塔吉克族,并且说,撒马尔罕其实是塔吉克人的地方,居民都是塔吉克族,只是在加入苏联之后,苏联对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和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领土的划分,并未考虑历史上的沿革,所以,产生很多遗留问题,至今还在影响着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

撒马尔罕城中的清真寺


撒马尔罕是乌兹别克的第二大城市,作为历史文化名城于200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根据联合国世界遗产委员会描述,撒马尔罕建于公元前7世纪, 是个世界多元文化交汇的大熔炉。

在撒马尔罕里可以看见不少具历史人文价值的古代建筑,如列吉斯坦伊斯兰教神学院、比比·哈内姆大清真寺、帖木儿家族陵墓和兀鲁伯天文台等。这座历史名城于十四世纪时为突厥化蒙古人所建立的帖木儿帝国国都。由于开国者帖木儿的妻子是成吉思汗的后裔,帖木儿顺理成章获得了当时的西察合台汗国皇位的继承权,西察合台汗国被继位的帖木儿改称帖木儿帝国。

帖木儿帝国
图源 : Wikimedia Commons

当时的帖木儿帝国征服了多个国家,疆土辽阔,鼎盛时期版图包括了西亚、中亚、部份南亚,势力伸延至阿拉伯海和波斯湾的大帝国。后来帖木儿立志复兴蒙古帝国却因早逝而失败,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帖木儿的肖像
图源: Wikimedia Commons

Gur Amir mausoleum

撒马尔罕作为古代帖木儿帝国的国都,从两千多年以前就是个文化交汇之地。这里人口有不少是塔吉克族,唐朝时遭突厥化、苏联时则是被乌兹别克化。基于这些复杂的历史背景,乌兹别克人和塔吉克人至今还在争执和纠纷,包括为民族、为资源、为历史而争,也就不难理解了。



2015年9月15日星期二

关於漠亚

于北京的苏联大使馆边上长大,中学就读于原”反修路中学”(中国曾经”反帝”和”反修”,即”反对美国帝国主义”和”反对苏联修正主义”),生长在”反修”年代、学的是俄语,大学受的是“纯正”苏联式”计划经济”下的教育、中国最”幸福”的一代(60年代人士,因中国”十年文革”结束时正值当打之年、”英雄不问出处”的年代,而获此”殊荣”),因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现在仍然是翘楚的几大公司皆有工作经历,故踏足过美洲(北美)、非洲(北非)、欧洲(东西南北中)和亚洲(中亚和西亚),常驻过俄罗斯圣彼得堡和中亚的塔什干,对不同宗教、不同种族的人文历史均心怀敬意!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