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綢之路與我(之二)

絲綢之路與我(之二)

Categories: 博客

烏茲別克、塔吉克之間的糾葛與絲路名城撒馬爾罕


上期說到,在香港我又延續上了與絲綢之路和中亞的緣分。之前,我在中亞的烏茲別克斯坦常駐,多次到訪過哈薩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還從未踏足塔吉克斯坦。


Somoni Square


在加入新公司團隊之後,更多的是因公到訪塔吉克斯坦,儘管每次最多到杜尚別。杜尚別是塔吉克斯坦的首都,離我熟悉的烏茲別克斯坦近在咫尺,按照通常的理解,會覺得塔吉克和烏茲別克大致應該是差不多的民族和國家,事實上,兩國間的關係、兩個民族間的關係,有些“勢不兩立”,在蘇聯解體之後愈發惡化,到了互相切斷天然氣、爭奪水資源和相互刁難的狀態,儘管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世代毗鄰而居。


穿著傳統塔吉克民族服裝的男士


從民間角度,兩個民族似乎更是有些“水火不容”。我之瞭解烏茲別克族和塔吉克族之間的糾紛,還是在烏茲別克斯坦工作期間。而說起這個話題(烏茲別克族和塔吉克族矛盾)的通常不是烏茲別克人,而是烏茲別克斯坦共和國境內的塔吉克族人。

我接觸最多的是在烏茲別克第二大城市撒馬爾罕,這裡的當地居民有多少是塔吉克族,多少是烏茲別克族,誰也說不清楚,原因是,多年來據說烏茲別克政府會強制塔吉克族的居民修改自己的民族!幾乎每一次陪同客人去撒馬爾罕考察或者旅遊的時候,當地的司機、導遊或者接待單位的朋友,總會找機會告訴我,他們不是烏茲別克族,而是塔吉克族,並且說,撒馬爾罕其實是塔吉克人的地方,居民都是塔吉克族,只是在加入蘇聯之後,蘇聯對塔吉克斯坦共和國和烏茲別克斯坦共和國領土的劃分,並未考慮歷史上的沿革,所以,產生很多遺留問題,至今還在影響著當地居民的日常生活。

撒馬爾罕城中的清真寺


撒馬爾罕是烏茲別克的第二大城市,作為歷史文化名城於200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根據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描述,撒馬爾罕建於西元前7世紀, 是個世界多元文化交匯的大熔爐。在撒馬爾罕裡可以看見不少具歷史人文價值的古代建築,如列吉斯坦伊斯蘭教神學院、比比·哈內姆大清真寺、帖木兒家族陵墓和兀魯伯天文臺等。這座歷史名城於十四世紀時為突厥化蒙古人所建立的帖木兒帝國國都。由於開國者帖木兒的妻子是成吉思汗的後裔,帖木兒順理成章獲得了當時的西察合台汗國皇位的繼承權,西察合台汗國被繼位的帖木兒改稱帖木兒帝國。

帖木兒帝國
圖源 : Wikimedia Commons

當時的帖木兒帝國征服了多個國家,疆土遼闊,鼎盛時期版圖包括了西亞、中亞、部份南亞,勢力伸延至阿拉伯海和波斯灣的大帝國。後來帖木兒立志復興蒙古帝國卻因早逝而失敗,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帖木兒的肖像
圖源: Wikimedia Commons

Gur Amir mausoleum

撒馬爾罕作為古代帖木兒帝國的國都,從兩千多年以前就是個文化交匯之地。這裡人口有不少是塔吉克族,唐朝時遭突厥化、蘇聯時則是被烏茲別克化。基於這些複雜的歷史背景,烏茲別克人和塔吉克人至今還在爭執和糾紛,包括為民族、為資源、為歷史而爭,也就不難理解了。



2015年9月15日星期二

關於漠亞

於北京的蘇聯大使館邊上長大,中學就讀於原”反修路中學”(中國曾經”反帝”和”反修”,即”反對美國帝國主義”和”反對蘇聯修正主義”),生長在”反修”年代、學的是俄語,大學受的是“純正”蘇聯式”計劃經濟”下的教育、中國最”幸福”的一代(60年代人士,因中國”十年文革”結束時正值當打之年、”英雄不問出處”的年代,而獲此”殊榮”),因在中國“改革開放”之後成長起來、現在仍然是翹楚的幾大公司皆有工作經歷,故踏足過美洲(北美)、非洲(北非)、歐洲(東西南北中)和亞洲(中亞和西亞),常駐過俄羅斯聖彼得堡和中亞的塔什幹,對不同宗教、不同種族的人文歷史均心懷敬意!

%d 位部落客按了讚: